北京市朝陽區:勞動爭議仲裁與監察創新聯動出成效
發布日期:2020-05-25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打印本頁
瀏覽次數:

 

  為提高案前化解效能,降低勞動者維權成本,北京市朝陽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院于2018年5月成立勞動爭議聯合調解室,將辦公地點設在勞動保障監察大隊(以下簡稱監察大隊)行政大廳內,形成了勞動爭議仲裁監察的聯合調解機制。兩年來,調解室以“及時便利、高效調處”為目標,扎實有效開展調解工作,至今共調解結案1623件,調解成功率接近50%,院案前調解總量的17%,有利證明了聯合調解1+1>2的巨大優勢。

 

  一是職能補位,提前干預,促案前化解 

  一些勞動保障監察案件,勞動者與用人單位在接受現場問詢時,雙方對于工資數額、出勤天數或解除行為等基本事實存在爭議,監察大隊只能結案處理。但雙方糾紛并未得到根本解決,案件終將流向仲裁司法途徑。現在,監察大隊將此類案件當事人引導至聯合調解室,專職調解員利用類案經驗及審理思維,結合對雙方陳述的判斷、證據的認定,完成案件事實的回溯,結合法律、證據、情理多方入手,開展調解工作,促進雙方縮小爭議、求同存異。調解成功后專職調解員指導當事人填寫簡易申請書、簽訂調解協議,避免案件流向仲裁及司法渠道。 


 二是和調置換,固化成果,促案結事了 

 一些勞動保障監察案件,當事人在接受行政執法的調查、問詢現場,就基本事實可以達成一致并實現和解,但和解結果能否順利履行有賴于雙方自覺和誠信,工作成果大打折扣。聯合調解室開設以來,此類和解案件當事人被直接引入調解室,當場填寫簡易申請書,調解員為雙方剖析爭議本身及勞動關系整體的合規性,引導當事人把和解內容固化為具有強制執行力的仲裁調解書,最大程度避免雙方今后再生爭端,有效維護了勞動者權益,真正實現案結事了。兩年來,通過以上方式固化和解協議的案件占調解總量的30%。 


 三是聯合處置,合理借力,促案后調解 

 一些勞動保障監察案件,用人單位中多是中小微企業,法律意識淡漠、參與調解仲裁配合度不高,但尚能自覺配合行政執法。聯合調解室開設在監察大隊內部,形成場景便利,為已立案的仲裁案件開展調解提供執法層面的助力。聯合調解室的專職調解員對部分案件邀請監察共同調解,分析企業違法行為行政后果,此類企業一般均愿意積極配合調解。兩年來,通過以上方式借力聯動調解的案件占調解總量的24%。 


 四是一門兩事,無縫銜接,調解優先 

 一些勞動保障監察案件,勞動者不了解勞動保障監察權責范圍,更不了解勞動爭議可通過仲裁解決。為防止勞動者被“黑代理”或部分無良律師攔截、煽動,監察大隊積極引導投訴人直接前往調解室,由專職調解員對投訴人咨詢、指導,完成立案。實現“進一家門、辦兩家事”方便辦事群眾的同時,又能簡化案件,為后期的調解工作奠定信任基礎、降低了調解難度。 

{ganrao}